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幼儿园老师的双洞
幼儿园老师的双洞

幼儿园老师的双洞


  在我上班不远的地方,有家幼儿园,里面有个很性感的美女,叫蓓蓓,她已是一个孩子的妈妈,但是,身材保持的依旧很好,她经常会穿着超短裤裙走来走去,就是那种从前面看是超短裙,后面看是超短裤的那种,每次早上上班的时候总能看见她,因为幼儿园的老师们要在早上的时候迎接孩子和家长们。我总会幻想有天能和她在床上疯狂的做爱,她的身材样貌,都让我沈醉,然而陌生的两人,要玩到床上,谈何容易?不知是上天的眷顾,还是人品好,我最终还是认识了她,并且成了好朋友……那天晚上,我躺在床上玩着陌陌,在附近的人里搜索着,突然,下拉的列表出现了一个名字,XX幼儿园,这不就是蓓蓓上班那家吗?于是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加了好友,不一会,便通过验证,我发了条信息「这么晚还没睡?」

  她回到「是啊,你是?」

  我再回「旁边上班那个」。

  她回了句哦,便没有下文了,我在等待中思索着话题,不知不觉就又发了条信息,「怎么那么晚还没睡觉?」

  她回我说,「孩子不舒服,守着呢」我说,「你老公呢?怎么不让她替你?你明天不用上班?」

  她呵呵一句,回道,「他从来不会照顾孩子,除非我没在家,不然,他不会去照顾孩子的。」

  我说,「怎么能让自己的女人比自己还辛苦?男人,要会照顾自己的女人才对。」

  她又呵呵一句,回道,「哪有那么多你说的好男人,你自己算不算一个?」

  我回了个哈哈的表情,说,「我不知道,反正我不会让我的女人辛苦!」

  她哦了一句,便没有下文了,我等了一会,便回复她说,「晚了,孩子要是睡了你也眯一会,晚安。」

  然后她回复了一句晚安,我便睡了。

  这晚之后,我和她经常会聊天,有时还会一起吃消夜,彼此开玩笑,慢慢的无话不说,就像知己一样,有时甚至连性爱的事也会讨论,也会拿来调侃对方。

  像以往一样,有天下班后,我约她出来消夜,她爽快的答应了,我们在吃消夜的时候,彼此讨论着,调侃着,不知不觉话题又到了那敏感的性事,这回说的是强* 奸,某某儿子的事件,她的看法是认为那某某的儿子就不是人,强* 奸就算了,还有同伙,我开玩笑的说:「也许那厮日本动作片看多了,来个多人崩坏中出,哈哈,心理有病的一逼!」

  她噗的喷出一口可乐,说我思想阴暗,说我变态,还看日本动作片,我笑她:「你不看?你不看你怎么知道日本动作片是什么,你不看你能知道我说的崩坏中出是什么,还装咧…」她被我这么一调侃,急了,说:「还不是你们这些臭男人,看片还得拉着女人看…」我嘿嘿一笑:「原来你老公经常拉你看片啊?」

  她懵了一下,又急道:「哪有…」但很明显,这没有两字说得很没底气,我再深入调侃道:「其实你看,那些片里的女主角,就是喜欢很多个不同的人去那啥她,那些人就有这样的嗜好,嘿嘿…」她听了,想了下就说:「不排除有这样的人,但是很少的一部分,哪有正常人喜欢这嗜好的,再说,这某某的儿子是强* 奸,是女方不愿意的,人家片里那些女主角可是心甘情愿的,性质不一样。


  我说:「没错,什么人都有,比如你,肯定也有特别的嗜好吧?哈哈…」她回道:「我很正常的,我那方面没什么不良嗜好。」

  我点点头问她:「真的?对大小长短都无所谓?」

  她拍了我一下:「讨厌,要是说长短也算嗜好,哪个不喜欢让自己舒服的?」

  我说「也是,这不算哦。」

  她说:「当然啦,你想想,要是你的不长不大,也不是说你女朋友不喜欢,但总是会有希望的嘛。」

  我赶紧接到:「18厘米也不算短了吧?」

  她一脸不信的表情回答:「你?18厘米?」

  我说:「你不信?」

  她说:「就不信。」

  我再调侃的说道:「要不挑个地方掏出来让你量量?」

  她说:「量就量。」

  我说:「量完有18厘米你还要试试不?」

  她不服输的顶了句:「要是你真有18厘米,我就试!」

  我笑笑:「硬了可能还不止呢。」

  她切一声,明显的不相信。

  我不再调侃,开始转移话题,问她最近的工作,家庭,感情等等问题,聊了蛮久,消夜也吃得差不多了,我就送她回家,回来自己宿舍洗澡,洗完澡在陌陌上和她讲了几个小笑话,便道晚安了。

  我们关系开始变化是一个雨天,她那天心情似乎很不好,我在陌陌上追问后才知道,她和她老公闹矛盾了,不开心,加上下雨,心情就更郁闷了,我跟她说:「你能不开心,说明你在乎他,那就大度点,哄哄他呗。」

  她跟我说:「结婚以来,没有一次他哄我,都是我妥协,今天他打了我一巴,虽然不是很疼,但我对他真的很失望」「不会吧?」

  我说,「他打你了?」

  她回复我:「嗯,不大力,但我心疼。」

  我安慰她:「没事,别去想了,今天早点下班回去,做好饭,先让他平静下,再慢慢教育他!」

  她却回我说:「我今天不回去,我跟他说了去我妈那,让他自己煮饭吃!」

  我跟她说:「那怎么行,你孩子呢?他要是不煮饭吃,你孩子不也得挨饿?」

  她回了个调皮的表情说:「我婆婆会带着。」

  我回了句:「哦,那你就去你妈那寻找下安慰吧。」

  没想到她却又跟我说:「什么啊,我不是真的去我妈那,我跟他说的都是气话而已。」

  我用惊讶的表情回复她,问她:「那你去哪?」

  她说:「还没决定好,去乱逛逛。」

  我问她:「你能逛一晚?」

  她说:「逛累也就找地方睡觉呗,怎么?有时间陪我逛不?」

  我心情澎湃的回复她:「那是我的荣幸!」

  于是约好时间,就等晚上来临了。

 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,终于到了下班时间,我来到和她约好的地方,等了一小会儿,便看到她穿着格子的连衣短裙缓缓向我走来,我一脸色狼样的对她说:「你今晚真美啊。」

  她一手叉腰,说:「你意思是老娘平时不美是吧?」

  我连忙解释:「不是不是,你一直都美。」

  她听了这才哈哈一笑,拍了我一下,说:「走,到步行街逛逛去。」

  于是我陪着她在步行街从头逛到了尾,逛了一圈之后,她也没买什么东西,她看了看时间,提议去喝酒,我说:「我不会啊」她说她也不会,就喝一点点,又不喝多,我说:「那,那好吧,不过,我们还是买了酒找个没人的地儿喝吧,免得出洋相。」

  她想了会儿,问我:「哪个地方没人又不怕出洋相的?」

  我低头想了一下,神差鬼使的说:「酒店,开房不就没人了嘛。」

  她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她说:「对呀,那就先去开房?」

  直到我们两来到酒店前台,我们才发觉似乎是有点尴尬啊,不过,尴尬归尴尬,我们还是开好房间,拿着房卡就出来买酒了,一共买了四瓶,她还嫌我买多了,我:「说一人两瓶,不会多的。」

  她说:「我绝对喝不了两瓶,喝两瓶绝对像死人一样躺那不动…」我说:「没关系,喝不了就不喝咯。」

  然后我们买了点下酒的零食,就回酒店了。

  回到酒店上到房间,我们脱了鞋子就跳到各自床上躺了会,实在是有点累啊,躺了会她坐起来问我:「酒店有没有一次性内裤,我要洗澡。」

  我说:「你去冲凉房看看不就知道了嘛。」

  她一阵小跑到冲凉房,看了一会儿就关了门,估计是找到了,果然,不一会就传来水声,此时,我下体开始膨胀,我被这水声吸引了,满脑子和她做爱的画面。

  想着想着,她就出来了,身上依然是那件连衣短裙,我问她:「你不是冲凉嘛,怎么还是穿这条裙子?」

  她说:「不然不穿吶?便宜你这个色狼?」

  「那你还找什么一次性内裤,洗洗得了呗」我说,「内裤也是可以反着穿的嘛。」

  她很认真的说:「那怎么行,内裤得干净,不然,那里会不舒服,又不像你们男人,还有包皮包着」我哈哈一笑,说:「喝酒吧,等下不冻就不好喝了」她问我:「你不洗澡先?」

  我边说不洗先边来了支酒,拿了两个酒店喝茶的杯子便倒起了酒,然后给她一杯,我自己一杯,我们就这样坐在各自床边看着电视吃着零食喝着酒,谈着她的不开心。

  她藉着点酒意跟我说:「其实他不是第一次打我了,当初没结婚时对我很好,是不是所有男人都一样,得到了,就不会把女人当成宝了?」

  说着说着,她低下头,在低声的哭泣,这时我想,我是不是该过去抱抱她?但在这样的环境,会不会很敏感呢?再一想,管它呢,我不是也想发生点什么嘛,正好,要是有机会,就不放过。

  于是我走到她身边,扶着她肩膀,我对她说:「别想太多了,至少,我可以告诉你,我就不是那样的人。」

  她在我怀里哭了一会儿,便擦了擦眼泪,说:「哈哈,要是没结婚,我一定倒追你,就算你比我小几岁也倒追你,总感觉你虽然比我小,但很会安慰人,照顾人,来,我们再喝一杯,就不喝了,喝不了。」

  于是我们就喝了最后一杯酒,便各自躺在床上谈天说地,突然,话题又绕到性爱上面去了,她问我:「你说,一个男人在不吃药的情况下,能坚持多久?」

  我说:「这怎么说得准呢,要说前戏,可以10分锺,也可以30分锺,但是入了主题就另说了,还得看这男人的技巧,别看那些片子里的镜头你觉得不好看,其实里面的确能学到点技巧性的东西。」

  「不会吧」她说,「这是你们男人想看片子的借口吧?」

  我说:「你不信?要不我们一起看看,我给你讲解下?」

  她笑了笑说:「去你的,我才不呢…」我呵呵一声,没接话,她却继续说:「这也没计算机,怎么看,难道你随身带着?」

  我知道这妮子是想看的,也许是那点酒精的作用吧,不过我可不管你是不是酒精的作用,只要你想看就成。

  于是,我跟她说:「可能找的到哦,不一定,我试试…」她没吱声,我站起来去开电视,调台,我知道,一般这种宾馆是有那些电视的,就是什么台而已,但我不确定这家是不是也有,拼下运气吧,我从后面开始往前调,一直调了十几个台之后,真的出现了那岛国爱情动作片的画面。

  随着那嗯嗯啊啊的淫荡叫声从电视里飘出来,她也从床上坐了起来,我退到我自己的床上,刚开始两人都默默无声的看着那片里的女主角的淫荡表情,我眼角瞟了她一下,她似乎在刻意的紧闭着双腿,我知道这是什么信号,我没理,我继续扭头看我的电视,果不其然,她忍不住问我了:「你不是说讲解下技巧吗?你看这片里有什么技巧?」

  电视里正好演到男主角为女主角口交的画面,我看着电视对她说:「你看,这个男的,先是在女的大腿周围抚摸,舔吻,激起女主角的性欲,却不那么着急靠近女主角那里,看吧,女主角是一副很想要却要不到的表情吧?」

  突然,电视里的男主角吻上了女主角的逼逼,那女主角的表情,是爽炸了天啊,我趁机对她说:「你看,在一定的挑逗之后,再着手重点攻击,女的感觉一定很爽。」

  我说着扭头看了她一眼,她已经拿着被子盖在她腰部以下的地方了,眼睛一直盯着电视屏幕,我猜,她的手一定摆在她最私密的地方,我轻声喊了她一句:「蓓蓓?」

  她似乎没听到似的,理都没理我,我慢慢站起来走到她身旁坐下,我轻轻的在她耳边吹热气,她转过头看着我,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,她的眼神那么朦胧,她微微的闭上了眼睛,我慢慢的把嘴唇贴上她的小嘴,我的舌头探进她的嘴里搜索着,和她的舌头互相缠绵在一起,探索了一会,我从嘴里传过一口我的口水过去,她没有拒绝,把我的口水吞了下去,我把舌头往回收,她的香舌也跟着伸进我的嘴里,我们就这样舌吻了有五分锺之久,我伸手抱着她缓缓的躺下,此时,耳边尽是电视里的呻吟,那么的淫荡,那么的糜烂,那么的悦耳…我的双手在蓓蓓的背部抚摸着,上下缓慢的抚摸,有时会移到她耳背轻轻的刮几下,有时拿着她的秀发轻轻的撩拨她的耳孔,她总是微微的颤抖,我再把手移到她罩罩的扣子上,隔着衣服拨开了她的罩罩,然后慢慢把手伸进她的衣服,在她背上抚摸,嘴巴就从她的小嘴移动她的脖子,舔着她的脖子,她轻轻的呻吟,触动着我的神经,我在她背上摸了一会儿,就伸手帮她把带在手上的罩罩带子取了下来,同时把嘴巴移回她的嘴里和她继续舌吻,再抱着她一起翻过身,我压着她,再把手伸进她的衣服,轻轻的揉搓她的咪咪,揉了一会儿,又把手移到她肩膀,把另一根罩罩带子取了下来,然后用手把她的罩罩推到裙子的领口,用嘴巴叼了出来,她眼神迷离的望着我,我也深情的和她对望着,我的手在她隔着衣服在她小肚子上慢慢的来回抚摸着,摸了一阵子,我缓缓的把手向下移动,直到她超短裙的裙襬那,她慢慢的闭上了那迷离的眼睛,我的手伸进她的裙子,在她大腿轻轻的摸着,她的小嘴紧闭,呼吸却很急促,我摩擦着她的大腿,然后整个手掌轻轻盖住她的逼逼,她逼逼的热气通过一次性内裤传到了我的手掌,我整只手轻轻的揉着她的逼逼,揉了一会儿,她已经娇喘连连,我再用中指各自内裤慢慢的扣她的阴唇,轻轻的扣,慢慢的加大力气,她随着我的动作,由娇喘变成了轻声的淫叫,我每扣一下她逼逼,她就轻轻的啊一声,我感觉到她的淫水已经湿了那一次性的内裤,我稍稍用两指一撕,内裤已经穿了个洞,我中指慢慢靠近她的逼逼,当碰到她的阴唇时,我只感觉到,好多水,我在她阴唇口上下滑动我的中指,看着她微睁眼睛,双手抓着枕头,水蛇腰轻轻的扭动着,再配合着她那淫荡的呻吟,我的鸡巴似乎就要破裤而出了,我的中指慢慢伸进她的逼逼里,很暖的感觉,我开始慢慢的扣着,还用手指帮她做活塞运动,我的淫叫越来越大声,我开始加快扣的速度,她的臀部微微提起迎合我的手指,她的淫水越来越多,水声吧唧吧唧的,虽然没有那AV里喷射的淫水那么夸张,但也确实不少,起码能湿了我的手掌和她那可怜的一次性内裤,我抽出手指,慢慢撕烂她的内裤,然后为她褪去超短的连衣裙,她也为我解开皮带,脱了裤子和衣服,只剩下内裤,我突然抱着她,没让她帮我脱内裤,我的鸡巴隔着内裤顶着她的逼逼,她一下又只能呻吟了,我腾出揉搓她咪咪的一只手,脱了自己的内裤,她却轻声在我耳边说:「先去洗澡好吗?」

  我怕洗完澡出来她后悔,我想了下,就跟她说:「我们一起,你帮我搓背。


  她没说话,我亲了亲她,抱起她便走向冲凉房。

  进了冲凉房,我放下她去开灯,开了灯转身的时候,她的目光盯着我的鸡巴,惊讶的说:「真的有18厘米那么长啊,怎么可能,好大哦。」

  我走过去抱着她,挺翘的鸡巴正对着她的逼逼口,我没有插入,我对她说:「傻蓓蓓,我骗你干嘛,等下让我好好的对你。」

  她害羞的低下头,轻轻的嗯了一声,我拉着她来到莲蓬头下,开了水,我转身拥抱着她,轻轻含着她的耳垂,对她说:「蓓蓓,帮我洗我的鸡鸡好吗?」

  她没说话,红着脸伸手挤出放在一旁的沐浴露,我转过身,感觉到她的小手在我背上来回游走,她帮我搓着背,然后是肩膀,手臂,腰部,臀部,还有腿,然后,她贴在我背上,我感觉到她那丰满的乳房,那么的柔软,她的手从我的腋下伸到我的胸膛,轻轻的在我乳头周围打着圈圈,然后是我的脖子,再到我的肚子,慢慢的,她的小手伸到我的鸡巴上,握成个打飞机的手势,帮我套着我的大鸡巴,我沈重的嗯了一声,我感觉到趴在我背上的她,轻轻的颤抖了一下,她的手指在我的龟头上缓缓划着,我实在受不了,我转过身,也挤了点沐浴露,在她身上帮她揉搓着,从她的脖子,到她的肩膀,再到她的咪咪,我时而大力时而小力的揉着她的咪咪,她的双手环着我的脖子,声声诱人的呻吟从她的喉咙传出,使我的鸡巴越加的坚挺,我在她咪咪上揉了一会儿,就把手从她腋下伸到她的背上,慢慢的搓着,然后缓缓向下,在她的臀部揉搓,时不时用带着沐浴露的中指从她股沟伸到她的阴唇上摩擦,她的身体越来越软,几乎整个人趴在我身上,我玩弄了她的屁眼和阴唇一会,便扶正她,蹲下帮她搓了搓双腿和叫,然后站起来抱着她,对她说:「蓓蓓,你有试过口交吗?」

  她摇了摇头,说:「没,没试过」我一边用坚挺的龟头摩擦她的逼逼一边问她:「他没要求过?」

  「嗯,啊,嗯」她一边呻吟一边回答我「有…有过,我,啊,我嫌他,嗯,嫌他赃,嗯,他,总是不洗,啊…不洗那里…」我问她:「今晚我们洗干净试试,保证让你舒服,好吗?」

  她没说话,也不知是同意还是拒接,只是继续在我的挑逗下呻吟着。

  我一手抱着她,一手去挤旁边的沐浴露,然后我的鸡巴暂时离开她的阴唇,她感觉到我的龟头没有继续挑逗她,她微睁开眼,轻轻问我怎么了,一看我用手挤了沐浴露往鸡巴上擦,她又轻声问我:「你要干嘛呢?」

  我嘿嘿一笑,靠近她耳边吹了口热气,对她说:「洗我鸡鸡和你的逼逼」她轻轻鎚了我胸口一鎚,笑说:「讨厌…」我已经涂好沐浴露在鸡巴上,趁她说讨厌的同时,一把抱住她,吻上她的嘴巴,她双手继续环着我的脖子,和我舌吻,我一手环抱着她的小腰,一手扶着自己的大鸡巴对着她的逼逼缓缓插入,我感觉到她的逼逼很紧,她是破腹产的妈妈,逼逼依旧是那么的紧,我的鸡巴插入差不多一半,我就感觉到底似的,我没在继续插下去,因为我现在只是想用我涂满沐浴露的鸡巴清洗她的逼逼,所以,我没太深入,尽管如此,她也淫叫连连,被我堵住的嘴巴里发出一声声沈闷的呻吟,我松开嘴巴,吻上了她的脖子,耳朵,她身体在我的抽插和我的湿吻下一阵阵的颤抖着,嘴里不在是沈闷的嗯嗯声,是真真切切的一声声淫叫,啊…啊…每一声都让我的性欲涨高一点,我让她转过身体,低下腰,扶着洗手台,我从后面扶着自己满是沐浴露泡泡的鸡巴插进她的逼逼,在插入的一剎她有些受不住的沈了下身体,双腿并拢了一下,弄得我不得不一下下沈点身体才不至于我的鸡巴滑出来,我看着鸡巴在她逼逼里一进一出,没次进出都带着白白的沐浴露,我一手抓着她的臀部,一手绕到她的逼逼上面按着她的G 点,一按一松,玩了一会儿,便拿着莲蓬头对着我们交合的地方淋着,一边淋,就一边抽插,直到那沐浴露泡泡差不多没有了,我才拔出我的鸡巴,她想站起来,我让她继续弯着腰,我蹲下用两只手指撑开她的逼逼,用莲蓬头对准她逼逼冲水,她的逼逼很嫩,一点都不像有频繁性生活的女人,我帮她冲洗了一会儿,便那些莲蓬头也认真冲洗了下自己的鸡巴,她就一直现在旁边看着我洗龟头,看着看着,她对我说:「你真爱干净」我头也没擡对她说:「洗干净点,这样对你也好」洗了一阵,我转身关了水,抱起她走出冲凉房,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,我先亲了她一下,对她说:「我先帮你口,让你舒服」她还是没说话,只是闭上了眼睛,我从她的小腿开始舔起,到大腿,大腿内侧,然后到小肚子,再回到大腿内测,我在她大腿内侧留下了一摊口水,还轻轻的洗了几下她的大腿内侧,然后才慢慢的舔她的外阴唇,她的淫叫声越来越大,我慢慢的把舌头伸进她的逼逼里舔着,没多久,她受不了的用手抓住我的头发,我拨开她的双手,把身体调整好,鸡巴放到她面前,然后继续帮她舔着逼逼,一时像吸果冻一样吸一下,一时用舌头舔过她整个阴部,她那丰盛的毛毛因为淫水太多的缘故,都贴在了逼逼周围,很是好看,我感觉她还没有帮我口交,便停了下来,对她说:「蓓蓓,帮我口下,不怕的,你闻闻,有香味呢」她听了用手轻轻扶着我的鸡巴,然后用嘴巴轻轻帮我含着,也只能含住我的三分之一,她不会口交,也就不怎么会动,我只能先帮她口下,让她彻底淫乱,再慢慢调教她了,于是我又卖力的帮她舔了会逼逼,每次她爽的得受不了的时候,总会不小心咬一下我的鸡巴,不会很疼,却让我知道该怎么去舔她能让她更爽,过了一阵,我直起身子,面对着她,把鸡巴放到她嘴唇,我想看着她舔,她闭着眼睛握着我的鸡巴放进嘴里,还是只含着,不动,我只能自己抽插了,我一点点深入,然后拔出,慢慢一下一下在她嘴里抽插,直到她嘴角流下口水,我最后扶着她的头,把鸡巴插进差不多一半,她双手想推开我,却不够我大力,我就在她嘴里插着,过了十多秒,我才拔出来,她呛到一般咳了几声,用幽怨的眼神望着我,我立马用嘴巴堵上她,和她舌吻,同时用双手拨开她的双腿,她知道我要进入主题了,她双手环着我的脖子,我把自己的大鸡巴送到她的逼逼口,然后用手扶着鸡巴在她逼逼口周围摩擦,轻轻的点,过了会儿,她受不了了,凑到我耳边对我说:「宝贝,进来,我要,我痒,我受不了…」我听了更受不了,于是我挺着鸡巴对准她的逼逼,先让龟头进去,然后突然整根鸡巴插到底,她双手一下掐在我背上,痛苦的啊了一声,我望着她的脸,她紧闭的眼角有泪珠渗出,我知道,我的鸡巴有点长了,她应该是被我这一下插痛了,我没继续,只是吻了吻她的泪水,轻声说了句:「对不起,宝贝儿,我太兴奋了」她缨咛了一声,说:「你的太长了,到子宫了,好痛好痛…」我听了想拔出来,但她没让我拔,她双手紧紧的环着我,双腿也紧紧的夹着我的腰,此时我让坚挺的鸡巴在她紧紧的逼逼里一跳一跳,也不抽插,然后嘴巴也和她湿吻在一起,双手在温柔的蹂躏她的乳头,不一会儿,她的呻吟由痛苦变成淫荡,由呻吟变成淫叫,我轻声问她:「蓓蓓,痒吗?还痛吗?我想插了,好吗?」

  她说:「嗯…宝贝,来吧,我不痛了,嗯…但是不要一下到底,嗯…」我听了便慢慢的把鸡巴抽出来,抽到只剩龟头还在蓓蓓的逼逼里,我便一只手从她屁股托起来,手指在她逼逼口沾了点淫水,便在她屁眼周围环绕的摸着,嘴巴在她脖子上舔着,鸡巴缓缓的再插入,这次我没敢太深,只到三分之二就又缓缓的拔出,再轻轻的插入,如此保持插了有几十下,听着她越来越大声的浪叫,我也慢慢开始加速,但依然不敢整根鸡巴插到底,在快速抽插了一阵子后,我问她:「蓓蓓,现在还会痛吗?」

  「嗯~啊~啊~不~啊~不会…了…嗯~嗯~」她一边浪叫一边回答我。

  我又跟她说:「那,我开始插到你最里面去咯。」

  她说:「嗯~来…吧…插…插吧…啊…」这次我打定算盘,就算她痛,我也不会停的,我要用我的大鸡巴肆意的蹂躏她那紧紧的逼逼,于是,我一挺身,整根鸡巴末入她的逼逼,她果然还是会痛,又紧抱着我,双腿紧紧夹着我,只是,这次我没停下我抽插的动作,我把鸡巴拔出来,又再插到底,每一下都用尽力气插进去,房间里就剩下很大的肉体撞击声「啪…啪…啪…」每一下都那么响亮,还有她痛苦而爽的浪叫「啊~啊~到底了~啊痛~啊~」我一边抽插,一边用一只手的中指扣她的屁眼,轻轻的扣,她越叫越大声,就在我奋力插了有差不多二十分锺左右,她忽然整个人一绷紧,紧紧的抱着我,双腿依然用力夹着我,不过这次更大力了,然后又突然整个人一松,就躺在我身下一阵阵的颤抖,我知道她高潮了,她的逼逼在收缩着,一下一下,似乎要把我的精华吸出来,我没有动,让她先休息一下,然后我把鸡巴拔出来,在拔出来的一剎那,她沈闷的嗯一声,我几乎忍不住又再猛地插进她逼逼里,但我忍住了,我把鸡巴拔出来之后,低下头看着蓓蓓那高潮过后的逼逼,虽然没有片子里喷水的画面,却也有一些象是椰子汁的淫水,顺着蓓蓓的逼向外流,流向屁眼,我用两根手指拨开她的阴唇,她的逼逼里那粉红的肉伴着淫水在跳动着,煞是好看,我再把嘴巴靠近她的逼逼,然后又为她口交,高潮还没退下的她,一下敏感的半坐起来,眼睛猛地睁大,口中一声一声兴奋的「哦!哦~」蓓蓓的逼逼被我舔得越来越多水,她也越来越动情,嘴里开始说些断断续续的淫荡的话语:「哦~啊~宝贝…宝贝…好…哦~好舒服…好舒服…哦~快,快,我要鸡巴,哦~我要你的大鸡巴…」我舔了一会儿,就躺在床上,拉她压在我身上,我对她说:「蓓蓓,帮我舔!」

  她乖巧的从我脖子慢慢吻到我的小肚子上,突然一把抓住我的鸡巴,送进口里,慢慢的帮我舔着,用牙齿轻轻的咬着,过了一会,我受不了了,就拔出鸡巴,把她放到床上,再次把大鸡巴插进她的小穴,时快时慢的插着,慢慢的,她的声音越来越大,越来越淫荡,我看着鸡巴在她的逼逼里一进一出,每次出来都带着一些白色的淫液,这种感觉,让我几乎想要射了,我使劲插了几下,就抽了出来,她一脸淫荡的样子看着我,我慢慢扶着她翻过身,然后鸡巴对准她满是淫液的淫穴,嗞的一声就一插到底,她啊的一声,双手抓紧了枕头,我慢慢的抽插,每一次抽插,她都发出沈闷的淫叫,我越插越兴奋,速度越来越快,在差不多射的时候,我动作再次慢了下来,我抱住她的腰,让她跪着在床上,然后继续插着她的淫穴,我左手从她前面伸过去,摸着她的小淫穴,右手沾了她的淫液在她的屁眼上轻轻的摸着,她似乎更兴奋了,叫的很大声,我就这样摸着,插着,大概插了有五分锺左右,我趴到她的背上,轻声问她:「蓓蓓,试过插屁股吗?」

  她虚弱的回:「没,没试过……」我心里一动,这菊花还是处,我得争取夺下!于是我更卖劲的边插她的淫穴,边挑逗她的屁眼,玩了一会,我说:「蓓蓓,我想干你的屁股,好不?」

  她嘤咛一声:「啊,嗯,会,嗯,会不会,痛,啊,我,啊我怕」我说:「不会的,我去拿点沐浴露当润滑剂,你等下」于是我拔出鸡巴,以最快速度跑向卫生间,拿了沐浴露出来,她就趴在床上喘息着,我跑过去,把沐浴露往床上一放,先抚摸了一会她的背部,心里感觉,这是多么美白润滑的肌肤啊,然后我把她扶到床的边沿跪趴着,我挤了一点沐浴露在手掌,加了一点口水,边涂在她的屁眼上,慢慢的用食指轻轻的在她的屁眼里浅浅的扣着,另一只手也没有闲下来,也在轻轻的扣着她的小逼逼,她的淫叫声回荡在房里,听的我欲火烧身,我挑逗了一会,便空出一只手再挤了点沐浴露在手上,然后涂在自己的鸡巴上套弄了几下,觉得润滑够了,便握着鸡巴对着她的屁眼,轻轻的摸着,她似乎受不了这挑逗,坚挺的屁股左摇右摆,于是,我一手扳开她的臀部,一手扶着坚硬的鸡巴对着她的屁眼慢慢的插了进去,刚进去一点,她便沈闷的嗯了一声,然后一只手撑着我的小腹,回过头可怜楚楚的对我说:「痛……」我没管她,腰一挺,整根鸡巴插了进去,她一受不了,撑着我小腹的手一收,变成撑在床上,腰也弓了起来,嘴里一声痛苦的啊,我听了更加兴奋,没理会她的痛苦,抽插了起来,她的声音没有丝毫快感,只有痛苦,屁股拚命逃避,奈何让我抓着,逃也逃不了,我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她的屁眼里抽插了几十下,便带出一点点血丝,我知道,这时必须要停了,不然,以后就没机会干她了,她一定会厌恶的,屁眼中出的事,还得慢慢来,于是我拔出鸡巴,一手抱住她的腰,一手扶着鸡巴插进她的小穴,又开始时慢时快的插着她的淫穴,她的叫声也慢慢的由痛苦再次转换成快乐,插了几十下之后,她腰部一紧,逼逼开始收缩,我知道,她高潮了,我双手扶着她的小腰,开始准备全力冲刺,她一只手抓着我的手腕,我便开始猛地加速,在全力加速的插了有两三分锺之后,我把滚烫的精子射进了她紧紧的小逼逼里,她在我射的时候,慢慢的往床上趴去,我也跟着倒在她的背上,我趴在她背上一会,对她说:「蓓蓓,对不起,我没控制住自己,刚刚干你屁股的时候,让你痛了,下次我一定注意!」

  她有气无力的说:「嗯,下次不要干屁股了,好不好,好痛啊」我也敷衍到:「好,下次要是你不愿意,我就不干你屁股了」心里却想,下次的事,下次再说。

  过了一会,我拔出鸡巴,把她扶到床上,我也在她旁边躺了下来,然后盖着被子,把还有点硬的鸡巴塞到她的淫穴里,就抱着她睡着了,从这晚起,我们总是时不时的就出来做爱,直到她再次怀孕,我们才暂停了彼此的性生活,话说回来,她都不知道怀的是她老公的,还是我的……